蒙太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陶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做梦



























好兆头 [结局存档]

关于崽子们的现世pa全叫好兆头趴(。)

克兰布瑞的手很好看。白皙,修长,有力,皮肤下看得见青筋,指节分明,腕骨突出,在末端还带着些白里透红的模糊。

这样一双手很适合执起柳叶刀,一把枪,或是切一副纸牌,戴一副半截手套。

杀一个人也可以。用枪?用刀?这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指尖插入胸膛,用指腹在心脏上模出一副乌托邦的残像,再让血液顺流而下,渗入骨髓,凝出糖纸似的玻璃。

还可以用作性()爱,挑逗情欲,伸进谁的嘴里滑动,抚过谁的腰窝,腹部,乳()头,锁骨,在指尖揉()搓,泛红,膨胀,还有,还有大()腿间的,夹缝里的,没入,
抽动,温热的手掌,与此刻最显灵活的手指。

可他最适合的还是艺术,他适合提起画笔,沾上颜料,
最好是一抹红,要红的艳丽,艳的鲜明,也许手腕上还有一圈细碎的藻绿,接而再在画布上翻滚,跳跃,泛出他该有的活气。

但是我再也见不到了。

它不应该在这里,那个木盒,还漏着暗沉沉的血。
我曾见过它的主人用它画画的样子,那多美妙啊,少年专注的眼神,她的手,火焰,画布,这又叫人如何形容,我是该说落日与海的残骸,还是巨人变成骨架的蛮荒香气,或是峭壁上的宫殿?神坛上的尸体?青天白日里的巴别塔?那便都是吧,这一笔下去染出的是永无乡,是上帝的花园,夏季推着秋日在里头打转,枫叶飘了出来,落在俗世枯成了褐黄。

他死了

连刀也拿不起来 。

伊诺谢尔吸了口烟,倚在墙上阖起眼像断了信号,直到
他长长的吐了口气后,才后知后觉地悲伤似的动了动眉头。

“他死了。”

他死了

被人砍断了手,挖走了眼

再简单不过了。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