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间骨藏

懒,懒,懒,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情绪化,白嫖党,懒,懒,懒























































































































































































































































































































































































真是越活越回去

“你父亲死了。”
这是我有记忆开始的起一句话。
“死?”
母亲把床头花折断拿在我面前,她说:
“这就是死了。”

是车没错

他爱极了他的下垂眼,正如他爱极了他那懒散的眼神,苍白的颈部。
他想想着这像天鹅低头啜饮湖水那样美丽,优雅。在荡漾的褶皱之上,链接碎发与衬衫的牙白色色块诱人又纤长。明晃晃的刀呀明晃晃的爱欲,正如盘古分天地之初那抹亮白,在长期潜伏在黑暗中的人的眼里来说确实是一份令人动容有感到新奇的景色。他想世界分明是在混沌与寒冷中作为原点,却偏偏在这之中孕育出星星,山川,眼球,钻石以及更多———这些原本与它背道而驰的造物。所以此刻这束天地伊始的光束就显得格外特别,这像是一个不可控的瞬间,神话的产物在日后科学的理论下化成分子变成能量,再送给黑暗。
他爱死了这些美丽有脆弱的瞬间。
旷原抬起一方土地扛上肩头,双唇覆上皑皑冰原,在感受颤抖时又有一种非同寻常的暖意,接着挺进身子砖入土层,在不断的来往反复中又落下个吻去舔舐下垂眼眼角的星子,再继续给象牙白留下惹人遐想的痕迹,他在黑暗之中感受快感,又在快感之中享受着他们之间某种秘密的联系。他想着身下之人与自己本源的关系,想着他们的貌离神合,想着他锁在照片里的光怪陆离。
我们本应如此。旷原想着。
夜间糜烂。
他们应该由着像这样的沉默无言。
像这样的十指紧扣。
像这样的互相交融。

但没有亲吻。

龙蛋淹没于幻想。
往伤口里注入糖浆,以代替亏空的营养,却在无边际的轮回中习以为常。
———我获得了永生他却只能衰老死亡。
紫色的双眸张开的翅膀,将悲伤盖上一层阴影,护与双翼之下,裹挟着那一室的梦幻,还是逃不出湖水春光。

“事实上,”他顿了顿,“这毫无意义。”

悄咪咪地转发一个

Psychologen:

大家看啊!买guest送字典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错过就后悔一辈子啦!以及程老师你为什么处处针对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

程式:

雷安合志《Supernova 超新星》一宣

万(si)众(dao)瞩(lin)目(tou)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1p文本试阅+staff,2p漫画试阅+说明,3-5p是你们可能会想要的图,我帮你们做好了,记得感谢我【。】

这是一条可以转发的lof,求扩散宣传,致谢。